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 许辞旧:卖身也要救大哥(2 / 5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矩矩的,许七安死的不冤,值了。”

李玉春把碗还给宋廷风,骂道:“什么破碗,青花都不对称的。”

宋廷风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自己喝了半年多的碗,碗身的青花真不对称的。

酒喝完了,没心情继续聊天,他与朱广孝闷不吭声的回了偏厅。

安静的春风堂内,李玉春枯坐许久,缓缓起身,走到角落里,拾起鸡毛掸子,擦拭着堂内每一处容易积灰的地方。

重复着摆正书籍、花瓶、桌椅,让他们整齐对称。

然后,他摘下了腰牌和佩刀,脱掉了打更人的制服。

制服叠的整整齐齐,搁上佩刀和腰佩,李玉佩捧着它们,走出了春风堂。

他一路向着浩气楼行去。

沿途,吸引来许许多多铜锣的关注,对他指指点点,小声议论。

这些人里,有人听说了许七安刀斩朱成铸的事迹,也有人一无所知,好奇吃瓜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没听说吗,朱银锣差点被一个铜锣给砍了,砍他的人就是许七安,哝,李银锣的手下。”

“李银锣想干嘛?”

“不知道,跟上去看看。”

三五个,七八个....跟在李玉春身后的打更人渐渐多了起来,组成规模不小的人群。

一直来到浩气楼。

李玉春在楼下守卫警惕又警告的眼神中,停下脚步,他双手捧着制服、腰牌、佩刀,对身后的尾随者们视若无睹。

“卑职李玉春,元景20年入职衙门,一直恪守本分,尽职尽责。以肃清贪官污吏为信念,以报效国家为目标。”李玉春声音洪亮:

“十六年来兢兢业业,不曾渎职违法;不曾收受贿赂;不曾欺压良善。原以为一腔热血,能换来天朗地清。

“然,十六年来,目睹诸多同僚,欺压百姓、讹诈商贾。每每抄家,必贪墨银两财物,奸淫犯官女眷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“心无法如何执法,己不正何以正人。今日李玉春不忍了,故请辞而去,亦可斩我。”

说完最后一句,他在周遭打更人瞠目结舌的眼神中,奋力将制服、佩刀、腰牌掷在地上,弃如敝履。

在浩气楼当众打脸魏渊的李玉春转身离去,数十名打更人无人阻拦,无人作声。

“这...我们要不要拦?”有人小声问道。

周围的打更人冷冷的盯着他。

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