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谈(为盟主a狼老师加更)(1 / 5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五百匹....婶婶一颗芳心砰砰狂跳,这些丝织品种类丰富,有绫罗娟锦缎纱等,织工精细,纹路精美,婶婶没少逛绸缎铺子,眼光毒辣,这里任何一匹丝织品,都比那些铺子里卖的昂贵绸缎好不知多少。

而这样昂贵精美的料子,竟然有五百匹....婶婶感觉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了。

许玲月不比母亲强到哪里去,从古至今,女人都衣服这种东西,总是情有独钟的。

趁着爹娘和姐姐不注意,赶紧吃独食的许铃音不在此列,她还是个孩子。

“我去帮忙!”许二叔坐不住了,腾的起身,大步朝外奔去。

许七安站在马车边,正与宋廷风商量解决桑泊案后,便去教坊司玩。

“说起来,教坊司二十四名花魁,我只睡过浮香。改日要逐一拜访。”许七安用期待的语气说道。

“你....”宋廷风眼神古怪的盯着他:“你与浮香不是相好吗?你现在应该做的是给她赎身。”

“你...”许七安也眼神古怪的盯着他,想不通为什么古人总喜欢公车私用。

嗯,妾的地位只比奴婢高一些,可能在他们看来,给青楼姑娘赎身,相当于后来的男人买了一个不会说话也不会吃饭,吃空气存活的女朋友。

而且花魁还不会漏气。

妻与妾是不同的概念,无法相比....但在我看来,给青楼姑娘赎身,和相亲时遇到一个打扮艳丽家底丰厚,说自己是在外面卖衣服的对象是一样的....还是三观和思想有分歧啊。

许七安摇摇头,不想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二叔,你别搬这些。”许七安见许二叔出来搭把手,赶紧喊了一声。

等二叔看过来,许七安单手拖着六十斤的小箱子,丢了过去:“你搬这个。”

许二叔探手接过,感觉还挺重的,打开一看....是什么闪瞎了我的狗眼?

婶婶在前厅对着漂亮的绫罗绸缎发花痴,东摸摸,西摸摸,美艳的脸庞控制不住的溢出笑容。

许玲月小手按在一匹绸缎上,感受着丝薄润滑的触感,少女心砰砰直跳。

啪!

当妈的婶婶一巴掌拍开,不悦道:“别碰脏了。”

许玲月幽幽道:“娘是在开心什么?这些东西是陛下赐给大哥的,又不是你的东西。”

致命一击!

婶婶渐渐失去了笑容,过了片刻,她那张端庄与美艳并存的脸蛋,扯起一个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