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赎人(1 / 6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许七安坐在大椅上,端着茶杯,喝了一口,缓缓道:“说说看。”

蓉蓉姑娘抿了抿红唇,道:“许大人既然听说过我的名头,想必对千面女飞贼的也不陌生吧。”

“听说过。”许七安摸着下颌,看着她:“你是说,偷走我宝贝的其实是那位千面女飞贼?

“闵银锣,帮我把那女飞贼的资料找过来。”

闵山转而吩咐吏员去找,一盏茶时间后,吏员捧着一本册子过来,翻开对应的页面,递给许七安。

千面女飞贼的资料不多,只记载着对方是一名极厉害的窃贼,独来独往,不知师门和底细,犯下大小案件无数,从未落网。

这段记载给许七安提供了两个信息:第一,对方不是一般的窃贼,连犯大案,从未失手。

第二,女飞贼的领域仅限于偷窃,没有太大的破坏力,所以打更人衙门寥寥几笔记录,并不重视。

“是个专业性很强的飞贼呀。”许七安合上册子,还给吏员,朝着五花大绑的蓉蓉姑娘问道:

“千面女飞贼为什么易容成你的模样?”

蓉蓉姑娘冷笑道:“谁知道呢,许是嫉妒本姑娘长袖善舞。”

........看来是撕逼过的,所以被报复了。许七安抓起佩刀挂回腰间,说道:“闵银锣,人就交给你了,我没同意之前,不能放人,谁来都没用。”

较大过后,许七安匆匆出了衙门,骑上心爱的小母马,哒哒哒的奔向外城。

只有找金莲道长亲自出面了,好在他知道金莲道长的住处,虽然从未去过。

日头渐渐西移,再过一个时辰就宵禁了,他得赶在宵禁前找到女贼,夺回地书碎片,不然就只能回衙门,求魏渊签搜捕令。

金莲道长主宰北城,一座临河的小院里,特征是主屋的屋顶站在这个小小的稻草人。

许七安抵达这里,叩响院门,里头静悄悄的,无人应答。

“道长出门了?”

许七安翻墙进院,推开主屋的门,屋子干净整洁,床榻上,金莲道长面容安详的躺着,仿佛去世了。

许七安喊了几声“道长”,见他沉睡不醒,便知这老货又上猫出去溜达。

怎么突然就养成这种怪癖了.......这该怎么办啊,道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........许七安皱眉思考片刻,有注意了。

他信步来到床榻边,抬起手,左右开弓,啪啪啪的扇道长的耳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