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撸手串(1 / 6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“血屠三千里.........”

扎尔木哈表情依旧呆滞,没什么感情的语气回复:“什么血屠三千里.......”

是我问话的方式不对?许七安皱了皱眉,沉声道:“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,是不是你们蛮族干的。”

扎尔木哈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,喃喃道:“不知道。”

.........许七安呼吸一下粗重起来,他深吸一口气,又问了天狼同样的问题,得出答案一致,这位金木部首领不知道此事。

他没有放弃,接着问了汤山君:“屠戮大奉边境三千里,是不是你们北方妖族干的。”

汤山君表情茫然,回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

不知道?

不知道!

许七安的呼吸再次变的粗重,他的瞳孔略有涣散,呆坐了几秒,沉声道:“褚相龙,你可知道血屠三千里?”

褚相龙神色木讷,闻言,下意识的回答:“魏渊试图构陷淮王,用一具尸体和魂魄栽赃陷害,而后派遣银锣许七安赴边境,企图捏造罪名,诬陷淮王。”

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........许七安在心里做了否认三连。

.......这是褚相龙的想法?他认为所谓的血屠三千里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谋划,针对的镇北王。

于是将计就计,利用使团来护送王妃。

这么说来,元景帝打的也是这个主意,顺水推舟?如此看来,元景帝和镇北王是穿同一条裤子的。

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。

北方蛮族和妖族不知道血屠三千里,而镇北王的副将褚相龙却认为这是魏公和朝堂诸公的陷害,也就是说,他也不知道血屠三千里这件事。

那,到底谁才是狼人?

嘶.......案件突然扑朔迷离起来。许七安不知为何,竟松了口气,转而问道:

“你打算回了北方,怎么对付我。”

对于这个问题,褚相龙直白的回答:“监视,或软禁,等过段时间,把你们赶回京城。”

还真是简单粗暴的方式。许七安又问:“你觉得镇北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褚相龙没有犹豫,“霸道、强势,对弟兄们非常好,是值得效忠的主上。”

想了想,许七安问了一个大逆不道的问题:“你觉得镇北王会造反吗。”

“不会!”褚相龙的回答言简意赅。

“为什么?”许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