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团抵达北境(2 / 6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看充满警惕和戒备的王妃,目光望着火堆,说道:

“这条手串就是我当初帮你投壶赢来的吧,它有屏蔽气息和改变容貌的效果。”

王妃略有错愕,想到自己摘下手串的前后变化,认为他是根据这个推断出来,便点了点头。

许七安继续说道:“早听说镇北王妃是大奉第一美人,我原先是不服气的,现在见了你的真容........也只能感慨一声:当之无愧。”

王妃柳眉轻蹙,“不服气?”

如果是其他女人这么说,王妃认为她是嫉妒,可也算合理。但这句话出自男人嘴里,就显得很奇怪。

许七安点头:“因为我觉得,我池塘......我认识的那些女子,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,妍态各异,犹如百花争艳。所谓王妃,不过是一朵同样娇艳的花。”

但他得承认,刚才昙花一现的倾城容貌中,这位王妃展现出了极强大的女性魅力。

即使是久经炮火的他,虽不至于神魂颠倒,方才却有一刹那的冲动,雄性本能的冲动。

闻言,王妃冷笑一声。

这个好色之徒勾搭的女子岂能与她相提并论,那教坊司中的花魁固然美丽,但如果要把那些风尘女子与她相比,未免有些侮辱人。

在京城,王妃觉得元景帝的长女和次女勉强能做她的陪衬,国师洛玉衡最娇媚时,能与她争艳,但大多数时候是不如的。

至于其他女子,她要么没见过,要么容貌艳丽,却身份低微。

京城是一座山,王妃就是山顶的独孤求败,她轻轻一瞥,最多就看见怀庆和临安的脑瓜。偶尔看一看洛玉衡的半张脸。

当然,还有一个人,如果是风华正茂的年岁,王妃觉得或许能与自己争锋。

她就是大奉的皇后。

许七安勾搭的这些女人里,自然不会包括怀庆临安以及国师。所以,王妃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,并傲娇的抬了抬下巴。

“离京快一旬了,伪装成婢女很辛苦吧。我忍你也忍的很辛苦。”许七安笑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王妃一愣。

“那天晚上咱们在甲板上,我就想摘你手串了,但又不像节外生枝,毕竟我是主办官,得为大局考虑。”

王妃表情呆滞,愕然看着他,道:“你,你那时候就猜到我是王妃了?”

骗人的吧,她明明伪装的那么好,晚上常常为自己的演技喝彩,认为自己把婢女的角色演的如火纯情,谁都没认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