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(2 / 6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位妍态各异的出挑美人安静的坐着,气氛说不上凝重,但也不轻松。

看见许七安跨过门槛,怀庆的反应比李妙真还要大,迅速起身,裙裾飘荡的疾步迎来。

在许七安面前猛的顿住,秋水般的眸子紧紧盯着他,几次欲言又止,竭力的控制着声线的平稳:

“是,是谁?”

“不是他。”许七安摇摇头,停顿几秒,声音低沉的补充:“是他。”

两个回答,两个他,分别对应着两张画像。

怀庆脸色倏然凝固,清丽的脸庞难以遏制的苍白,血色一点点退去,她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巨大的眩晕袭来,身子一晃,就要栽倒。

许七安揽臂拥住她的腰肢,叹息道:“殿下,节哀.........”

“本宫没事,本宫没事........”怀庆推搡了几下,软绵绵的靠在他肩膀,香肩簌簌颤抖。

许七安想抱紧怀里的美人,但考虑到她不是临安,便只是轻拥着她,把坚实的胸膛和宽阔的肩膀借给皇长女殿下。

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李妙真惊呆了,心说你你你们想做什么.........想在我面前做什么?

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,怀庆小小的哭过一场后,迅速压下内心的情绪,离开许七安的怀抱,轻声道:“本宫失态了。”

李妙真见缝插针般的发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许七安看一眼怀庆,见她没反对,便给天宗圣女解释:“龙脉底下那位,不是地宗道首,是先帝。”

先帝?!

李妙真的脸瞬间呆滞,她缓缓张大嘴巴,瞪大了美眸,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许七安的话,过了很久,她听见自己喃喃的问道:

“怎么可能!”

“真正对长生有执念的是先帝,我也很难相信,但事实也许就是如此。”许七安又叹了口气。

先帝的身体状况其实并不好,他虽然是假死,可司天监术士的诊断结果是不会错的,那就是先帝沉迷女色,掏空了身体。

这一点,史书上记载的也很明确,“贞德好女色”短短几个字说明一切。

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所以先帝对修道,对长生才会产生渴望。但又因为气运加身者不得长生的规则,只能把这份渴望压在心底。

直到地宗道首来到京城,这之后,肯定发生了某些外人不得而知的隐秘,从而改变了先帝的认识,让他看到了长生的可能。

李妙真用了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