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(2 / 6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的和尚非常抱团? 有理没理,都帮着自家人。”

京城青龙寺的和尚怎么没抱团........嗯,在京城,抱团了也没用.........许七安颔首:

“多谢。”

几名江湖人士立刻退去,但在不远处停了下来。

没多久?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? 持扫帚的小和尚去而复返,领着一群和尚过来,有穿纳衣的? 有穿袈裟的,有的手里捏着念珠,有的拎着棍棒。

小和尚指着许七安? 大声道:“慧安师叔,刚才用枪指着弟子的,就是此人的同伴。”

环顾四周,恨声道:“那人想必是逃了。”

一名穿黄红相见袈裟的中年人,踏步而出,双手合十:

“贫僧慧安,寺中知客。施主,为何在我佛门清净地动武?”

许七安双手合十,回了一礼,道:

“我等一心礼佛,只是想进寺烧香,谁知贵寺的门头小僧非但口出狂言辱人,还动手打伤我的同伴。”

说着,指了指远处的几名江湖人士,接着说道:“不得以之下,才以火铳威胁,逼他收手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小和尚怒道:“他俩就是多管闲事,刚才还威胁弟子,说要宰了弟子。师叔,若非弟子委曲求全,说不得已经死在火铳之下。”

慧安和尚缓缓点头,看向许七安,解释道:

“主持下令,敝寺不再接收香客,空烦依命办事,何错之有?”

许七安“哦”了一声:“动手伤人,言语辱人,何错之有?”

慧安和尚仿佛没有听见,继续道:“阁下以火铳威胁寺中弟子,贫僧身为寺中知客,断然不能袖手旁观。空见,你去还这位施主一拳。”

他至始至终都没问过许七安的意见,也没搭理他,自顾自的走完流程。

一名青色纳衣的和尚跨步而出,他体魄强健,肌肉将宽松的僧袍撑起。

他站在台阶上,居高临下的望着许七安,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。”

下一刻,踏裂脚下的台阶,高高跃起,宛如扑杀猎物的猛虎。

武僧!

这时,法号“空见”的武僧忽然一凛,察觉到了危机,四面八方的危机。

明明周围没有敌人,没有埋伏,可他就是察觉到了危机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双脚一沉,他强行降落,随后鼓荡气机,试图将那些看不见的危机震开。

呼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