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谅(1 / 5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车轮辚辚,奢华宽敞的车厢里,王思慕略显拘谨的坐在铺设羊毛的软椅上,时而打量一眼面无表情,端坐不动的婶婶。

她的气场很强啊,让我感受到了些许压力..........王思慕心里暗想,碍于未来婆婆给予的压力,她也一动不敢动。

思慕为什么都不动啊,表情那么拘谨严肃,见太后有这么可怕吗,你倒是说几句话呀,老娘屁股都坐疼了,想挪一挪..........婶婶保持着冷艳姿态,心里急的不行。

但她从没有入宫觐见太后过,以为这是必须的仪式感。

王思慕不动,她也不动。

许府距离皇城不远,两刻钟后,奢华马车进了皇城,又过一刻钟,终于来到宫门。

通过羽林卫的问询后,马车轻松驶入皇宫,在停泊马车的棚屋边停下来。

王思慕在丫鬟的搀扶下,踏着小木凳走下马车,而后她转身,像丫鬟扶自己一样,扶婶婶下马车。

未来婆媳领着丫鬟们,朝凤栖宫的方向行去,婶婶目视前方,保持着在家里练习许久的仪态,故意掐着平淡的语气,道:

“思慕,我是第一次进宫,这宫里的规矩啊,不怎么熟,你跟我说说。”

其实婶婶是知道一些的,太后娘娘多周全的人啊,知道许家主母是个未进过宫的,相应的礼仪,早就派宫里的嬷嬷去许府教过了。。

只是婶婶学的不太仔细,常常打哈欠犯困,跟着嬷嬷学了几天,愣是一点错儿都没有。

倒也不是婶婶天赋异禀,只是许银锣的婶婶,怎么会错呢?

王思慕有问必答,轻柔的说着宫里的规矩,婶婶一听,心说哎呀,这跟我学的不太一样啊,可恶的老嬷嬷,居然敢耍我。

这要是在家里,婶婶就要掐小腰,竖眉毛了。

边说着,一行人在宦官的带领下,进了凤栖宫。

凤栖宫的环境,布置,让婶婶愣了一下,难以想象是太后娘娘居住的地方,过于清冷了。

跨过门槛,在宽敞明亮,飘着檀香的会客厅里,婶婶见到了太后娘娘,当今女帝的生母,一个雍容华贵,美貌绝伦的女子。

婶婶也算阅美无数,因为侄儿是色胚的缘故,家里时常有优质美人住进来。

加上自己,以及长女许玲月,同样是很出挑的美人儿。

但此时见了太后娘娘,猛的发现,这位太后娘娘要是年轻二十岁,恐怕就是京城第一美人吧。哦,那位国师才是京城第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