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悬赏令(2 / 5)

作品:《大奉打更人

肉包,以及一大桶豆浆。

饭量又增加了,两个人要吃掉二十个人的量.........即使许府已经大富大贵,但勤俭持家惯了的婶婶,看到这一幕,心里依旧痛不可遏。

许二叔要当值,早就已经出门了。

婶婶坐下来后,喝了几口豆浆,问道:

“怎么玲月和姐姐还没来?绿娥,你去看看。”

至于那对新婚夫妻,她从没想过让公主来敬茶,因为没这样的规矩。

虽说因为侄儿的缘故,公主在许家也没那么多特权,可公主毕竟是公主,婶婶在治家方面,向来信奉无为而治。

想到这里,不由的念及昨日那只猴子读出的,王思慕的心声。

这个未来媳妇,居然如此腹诽她。

婶婶昨夜气的半宿没睡。

绿娥转身离开,俄顷,小步返回,道:

“大小姐说身子不适,不出来用膳了,吩咐奴婢把早膳送进房里。慕姨也是这般说的。”

“哼,不出来就别吃了。”婶婶啪的放下筷子,吸了一口气,又拿起筷子,说道:

“绿娥,给她们送过去。”

玲月心里这么深沉,满肚子的腹诽;王思慕把老娘想的那么坏;我这个结义姐姐竟然真的惦记宁宴,虽然惦记他的女子很多,我这个当婶婶的已经习惯了,可姐姐都多大了?

她要真的和宁宴好上,她岂不还得唤我一声婶婶?荒唐!还好她姿色平平,宁宴断然瞧不上。

婶婶再迟钝,终归不是傻子,她头疼的捏了捏眉心。

这都是些什么事儿!

...........

打更人衙门。

檐角飞翘,每一层都有瞭望台的浩气楼,两只鸟儿抓在栏杆上,叽叽喳喳的叫唤,漆黑的眼睛里映照出沉稳端坐的青衣身影。

正悠闲喝茶。

噔噔噔........登楼的脚步声里,南宫倩柔进入茶室。

栏杆上两只鸟儿惊的振翅飞起,消失在蔚蓝的天穹。

“何时你能控制自身的煞气,三品便有希望了。”

魏渊翻开一个茶杯,倒上许宁宴孝敬的极品花茶,示意南宫倩柔入座。

南宫倩柔早已是四品巅峰,但迈入超凡的可谓遥遥无期。

“义父,方才听说一件事。”

南宫倩柔抿了一口茶,眉眼间罕见的有几分戏谑:

“与昨日闹洞房有关,义父